如是我闻--记录我的网读历史

马水清:三月桃花会

三月最后一天,是个周五,这天是我在医院的手术日,全天的手术下来还是蛮疲惫的。

下班时间,长安街上早已是车水马龙,手术结束后直接从东单乘坐一号线地铁到达大望路。

林家柏:古剑自咏

我是一柄青铜古剑
已在大地的怀里沉睡了千年
而今重见太阳灿烂的容颜
我却已浑身锈斑点点
 

马水清:老男人的失眠头疼

晚上饭桌上我讲了个笑话,说有位老男人拖拖拉拉、一帆风顺地长到了六十岁,近三年来,失眠头疼就像一个死结一般,让他停驻的太久,痛不欲生。

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有哪些?

本文涉及到奥古斯丁、安瑟尔谟、托马斯·阿奎那、笛卡尔、帕斯卡尔、莱布尼茨、贝克莱、伏尔泰和康德共九位哲学家分别从各自角度对上帝存在进行的证明。

负能量的段子也是段子,看完整个人都精神了!

每当有人受伤时,就会有人撒鸡汤。
小黄年轻时,也喜欢喝鸡汤,大碗的鸡汤一碗干下去,沁人心脾。
长大成年后总被生活所欺骗,我想起我的鸡汤,他叫我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因为明天生活还会继续欺骗你,多被骗几次就习惯了。
毕竟,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子,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窗子的时候,也会顺带夹到你的脑子。

舒乙:父子情

“慈母”这个词讲得通,对“慈父”这个词我老觉着别扭。依我看,上一代中国男人不大能和这个词挂上钩,他们大都严厉有余而慈爱不足。我的父亲老舍,既不是典型的慈父,也不是那种严厉得令孩子见而生畏的人,所以是个复杂的父亲。

咏春小故事(二)二字钳阳马与膀手的酸爽

接下来的几天,李林天天盼着周末,挨了几天,好不容易等到了,早上给家人做好饭,吃过了饭,打扫了卫生,安顿好家里的事情,八点半就兴冲冲的赶到了老马家附近的渊潭公园。

见证: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篇真实的见证,讲述的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两位留学生的迷失和归回。作者说,在信仰上他属于“迷惘的一代”,在留学的生活中,他们也同样经历了生命的低谷和迷茫。而最终,他们被一种曾令我们陌生的爱所找到,在“行到水穷处”时,仰望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