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苦戀的甜滋味

一位朋友分享道:她讀大学的儿子「終於恩准」了她十分钟的时间见面,她感到「无比地快乐和幸福」。我看到他兒子还非常体贴地跟她合了影,照片上高大的兒子和嬌小的媽媽並排站著两个人都笑得很開心。

西行漫记-----写在前面

就在我今天动笔打算为自己的这本已完成的边走边写的游记写几句话之前,我都没有真正认真的思考和问过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只要有时间,我就爱远行?

远方——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向往?是梦想?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如果在30岁以前最迟在35岁以前,我还不能使自己脱离平凡,那么我就自杀。”

“可什么又是不平凡呢?”

“比如所有那些成功人士。”

另类嫁娶看宋朝

古话说得好,男婚女嫁人之大伦,看似是两个人的事儿,实质上亦反映一个时代的社会风貌。譬如我国改革开放前后,嫁娶的情形也是迥异的,以前哪有闪婚、裸婚、拜金婚的说法?身体健康,两情相悦,再有个窝儿,也就喜大普奔了,一个新的家庭单元即可组成,没如今这么闹心。

古代名人也“裸婚”

电视剧《裸婚时代》的热播让人们熟悉了“裸婚”。“裸婚”让许多人意识到,物质并非是决定婚姻的最重要因素,夫妻应当共同奋斗来创造幸福生活。“裸婚族”的出现,是一种无奈,还是一种进步,抑或是一种回归?

温哥华的温州人

温州人被称谓中国的犹太人,其本意是指他们会作生意,会赚钱。在温哥华,就聚集着这样一批温州人。为了探讨新一代温州人的发家足迹,我作为老一代温州人,和他们交了朋友,借此记录了他们一些奋斗历史。

新鲜空气可以使你致命

阿尔特·布克伍德

烟雾曾经一度是洛杉矶最大的吸引力,而现在则遍及全美国,从比尤特、蒙大拿到纽约城,人们都在习惯于这种被污染了的空气,以致呼吸别的空气反而感到很困难。

最近我到各处讲演,我停留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亚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那里海拔大约7000米。

当我走出机舱的时候,我立刻闻到一种独特的东西。

大学里,有这样一群人

大学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重复着和高中一样的生活,日出而出,日落而归。“教室—食堂—图书馆—宿舍”四点一线,这是他们的一天。他们每天做着课本上大家认为单调无趣的习题,啃着大家认为都落满灰尘的图书馆书籍,他们将课本知识学的得滚瓜烂熟。大家认为他们的生活又回到了高中时代,就一个书呆子,没有一点乐趣;可是一到考试,他们便“成为焦点”成为其他同学眼中的“大神”,国家奖学金、一等奖学金总是花落他们家。他们喜欢做研究、做学问!毕业之后,顺利考上清华、北大、同济、浙大……的研究生。

我所认识的优秀的印度人

加拿大是一个纯粹的移民国家,据说加拿大移民来自世界上120多个国家,可见这真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由于大家来自不同的民族种族和文化背景,以我个人的观察,各国移民基本只有在遵守法律和社会公共规则方面有共识。而于其他方面,大到文化习俗宗教信仰,小到生活习惯言谈举止,基本上都是互不待见的。我的老外同学对此有个很隐晦的说法,叫“ I am not a big fan of 什么国家的人”, 直译就是我不是某一国人的大粉丝,说白了就是我不太待见某一国的人。这在官方叫歧视或偏见,法律上虽明令禁止,但在生活中却是无处不在。就我个人来讲,我70%相信偏见,因为偏见一定是建立在统计学基础上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