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记录我的网读历史

秋雨潇潇 (小说)

精品礼服店里,忆冬对着镜子试着一件银灰色礼服长裙。虽然腰身没有了昔日的玲珑曲线,倒也还是不胖不瘦,这紧腰的样式穿在身上,感觉还是得体的。领口不高不低,丝质裙摆既飘逸又端庄,蕾丝七分袖刚好遮挡住那不再紧至的双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忆冬只能依稀捕捉到当年那个高挑漂亮女孩儿的身影。唉,一把年纪了,这就不错啦。
马上要当婆婆了,在婚礼上就要有个当婆婆的样子。既不能显得太老土,又不能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忆冬可不想给儿子丢人。

儿子的婚礼还有一个多月就要举行了。在美国,虽说结婚典礼传统上是女方主持操办,但中国人之间的婚礼,还是不能全盘西化。这些日子,忆冬和亲家一起商量细节,跟着忙前忙后。很累,但心情是愉快的。

【远方】路遇好心人

今天遇到一件事,把我吓坏了,也把我感动了。

上午送小女儿去画画。开在一条每个方向只有一条线的路上,开着开着,前面的车突然停下来要左转,我急忙刹车停下。这时我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跟在后面的小车措手不及,甚至向右偏了一下,还好没有贴到我的车。之后我注意到后面的车刻意与我拉开距离,慢慢跟着。我心想这人估计刚才不小心,这回吓着了,变得谨慎了。

写给奶奶的思念

 奶奶离我而去已经四十五年了。

在我的直系祖辈四人中,我和奶奶最亲。听妈妈说我这条小命还是奶奶捡回来的。

我刚生下来时身体非常虚弱,经常生病。雪上加霜的是我一岁多那年又得了麻疹并发肺炎。不知什么原因,麻疹是确诊了,可疹子就是出不来。医生说这可能是我体弱的原因,但如果麻疹不出来,毒素不排出,孩子就有生命危险。奶奶急了,我是她的长孙这怎么得了,还没等我父母说话就在一旁大声问医生那怎么办,

原来快乐可以如此简单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突然发现钱包不见了,发动两个女儿一起找遍了所有可能在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眼看上班上学就要迟到了,只好无照驾驶出门了。

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开车,一看到警车就跟个逃犯一样,立刻心速加快,血压上升,我心烦意乱地回想最后一次见到钱包的情景,把这几天用过钱包的地方都仔仔细细想了一遍,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