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在时间流逝中的西方老人及其葬礼

毛泽东到晚年喜欢庾信的"枯树赋", 还特意去背诵 "此树婆裟,生意尽矣……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想不到,风云帐里的一代枭雄,对岁月流逝也唱无尽之叹。

日本人也从樱花落英缤纷地谢幕,悟到生命的短皙凄美,如日本俳句,“庭中风乍起,樱花如雪落,雪落何所似,我身徒蹉跎。”

McDonald Springwood is Australia

P1:

Diving ten meters underwater at Norman Reef offshore Cairns,
I click fingers at one of the purple coral polyps which,
retracts all its tentacles in alarm,
while swinging in the current.
Its reaction reminds me of a beautiful voice once explained to me how the octopus has great vision but also eyes of immense passion.

关于英语单词 “To” 的分析

Let's start to reverse-engineering English from a very simple word TO.

I categorize TO into a couple of groups.

试试分段式睡眠

 实际上,一宿睡足八小时、中间没有任何中断的睡眠对于人类来说是不太正常的。上周,作者杰西•拜伦(Jesse Barron)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他偶然陷入了一种“分段式睡眠”的模式,而这种模式直到19世纪前都是作为睡眠的一项常规标准,再普通不过。此模式为:每天晚上大约9-10点便上床睡觉,睡了3到4.5个小时之后,到午夜时分,清醒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然后接着二次睡眠,长度也是3到4.5个小时左右,如此循环往复,直到破晓时分,晨光熹微。但是随着人造光的发明,这样的睡眠模式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也永久地改变了我们和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

恶搞: 路遥和马力的故事

 路遥和马力是好朋友,但好到什么程度呢?别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且先听我讲一个“你让我妻守空房,我让你妻哭断肠。”的故事吧。

话说,路遥和马力是好朋友,打小便一起读书,一起玩耍,还长得跟一个人似的,只是他们都爱开玩笑,时常相互捉弄,恶搞一下对方。

父/母爱无边

 "The Odd Life of Timothy Green" 是一部每一个做父母的人都可以看,或者,言重一些,也许都应该看的电影,不论你认为你自己做父母已经做得完美无缺以致于无可挑剔,还是你仍然挣扎于焦头烂额,手足无措之中,正在寻找与你的孩子打交道的最合适的方式。这部电影没有任何夸张的情节,没有惊心动魄的冲突转折,它只是在平铺直叙的恬淡舒缓中不露声色地展示出理想的父母之爱应当是什么样子,又通过这种不露声色的陈述,激发起我们强烈的感情回应,并进而促使我们去反省思考自己为人父母的资格和成绩。

软件可扩展性:来自星巴克的经验

 编者按】本文作者 Weronika Łabaj 是Particular Software的开发人员。她专注于通过软件提供业务价值,探索新模式,应对挑战。在星巴克,她总是点中杯焦糖玛奇朵。

星巴克通过扩展运营机制和劳动力,避免了较长的顾客等待时间。无独有偶,开发人员也可以这样做!

当代汉语词汇

现在“开会”怎么讲? 应该叫论坛。

现在“瘦弱”怎么讲? 应该叫骨感。

现在“包工头”怎么讲? 应该叫项目经理。

意大利名曲《妈妈》

这首歌曲不是歌颂母亲的伟大慈爱,而是怀念母亲健在的时光,表达孩子对母亲的衷情,希望早日在天堂看到母亲,不再分开。

演唱:鲁契亚诺·帕瓦罗蒂 (Luciano Pavarotti)
作曲: Cesare Andrea Bixio
作词: Bruno Cherubini

地中海阿明:妈妈的拥抱

纯粹是一个偶然,我这个刚能背熟英文二十六个字母的山区县城邮递员,竟然获得了一次出国打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