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到营销的痛点了?

从最初的快男超女,到红极一时的声动亚洲,再到中国好声音、梦之声以及我是歌手等的泛滥PK,一直以来电视荧屏上从不缺乏选秀节目的身影。

从最初的快男超女,到红极一时的声动亚洲,再到中国好声音、梦之声以及我是歌手等的泛滥PK,一直以来电视荧屏上从不缺乏选秀节目的身影。在这片选秀节目的红海中,先后有一大批原本有价无市的过气明星歌手打了一记漂亮的咸鱼翻身战,赢得了人气,涨了身价,一亮相便焕发出了作为过气歌手的第二春。

纵观这些选秀节目,请到的嘉宾基本上都是一些二线歌手,甚至是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之流。相比一线明星,他们在二线徘徊良久,偶尔能窜到一线露脸,却从未大红大紫过。然而作为歌手难免要被商业化、娱乐化,在选修节目精心设计的舞台上,过气歌手以崭新的形象呈现,让观众耳目一新,正是在这种鲜明的差异化对比之下,触及到更多观众的痒点和兴奋点,从而为更多的人所接受。

在我是歌手节目上,既“痣叔”海泉以俯卧撑惊人亮相之后,向来严肃的韩磊也被冠以“萌叔”的亲切称号。在参加节目之前,韩磊在大众眼里的印象还停留在正儿八经的历史剧主题曲演唱者,相比同场竞技的年轻选手,形象风格上的单调成为其软肋,而在节目播出后的真人秀环节,他将自己风趣幽默、卖萌有趣的另一面展现在观众眼前,瞬间点燃了观众的兴奋点。

除此之外,还有罗琦、曹格等过气歌手也在真人秀环节表现出鲜为少见的另一面,通过强烈感情的歌曲演绎辅以真人秀的讲述,引发全场观众极大的情感共鸣,可见这种真人秀的方式,将歌手的魅力彻底放大了。

和我是歌手的“真人秀”有所不同,兄弟节目“中国好声音”引发争议的是煽情的“故事汇”。以徐海星为例,作为草根歌手没有多余的资本来为自己拉票,索性就将家人的煽情故事娓娓道出,随后微博上呈现出“挺徐派”和“倒徐派”两大阵营,连冯小刚这样的“大佬”都发微博“观战”,“口水大战”一次次升级。无独有偶,吴莫愁在歌曲演绎和长相同样备受争议的劣势下,竟然以“吓人装“出现在地铁,神奇的是名气不减反大增起来。

可见,选秀歌手的前后变化折射出了痛点营销的潜在能量,正是有了这些差异化的体验痛点存在,才反衬出歌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带给观众不一样的体验,也就自然而然抓住了观众的痒点,使之兴奋起来。

近年来,体验经济越来越受到关注,痛点营销逐渐成为备受企业的青睐的“宠儿”。在星巴克的门店,有人宁愿耗费上半小时的时间,只为买一杯满意的咖啡。这是一个品牌的胜利,排队即便是痛点,也挡不住消费者的疯狂喜爱,消费者愿意将时间投资在排队等候上,花钱来买星巴克的神秘感。

在时代沃华整合传播机构看来,对于企业来说,痛点都是不可或缺的营销手段,没有痛点也就不能带给受众痒点和兴奋点,这样没有差异化、没有特色的产品或服务自然会备受冷落。而站在消费者的角度,痛点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有所期望,所以才会不满,倘若没有了期望,不满从何而来?

 注册OKEx并首次购买金额在200-1000元之间数字货币,您可获得价值20元的比特币奖励  点击链接 OKEX交易所(国内三大之一)。

最后,提供几个福利,不用科学上网也能注册或访问几大交易所:

1,注册OKEX,请访问 http://www.okex.me/

2,注册币安,请访问 http://www.binancezh.com/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