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陈嘉映:教育与洗脑的几点区别

今天要讲的题目是教育和洗脑。我怎么敢在一所专门培养尖端教育人才的著名大学谈教育呢?不敢。我只是对照洗脑谈谈教育和洗脑的几点区别。

贾平凹:父亲的半瓶酒

我在城里工作后,父亲便没有来过,他从学校退休在家,一直照管着我的小女儿。我的作品从来没有给他寄过,姨前年来,问我是不是写过一个中篇,说父亲听别人说过,曾去县上几个书店、邮局跑了半天去买,但没有买到。我听了很伤感,以后写了东西,就寄他一份,他每每又寄还给我,上边用笔批了密密麻麻的字。给我的信上说,他很想来一趟,因为小女儿已经满地跑了,害怕离我们太久,将来会生疏的。但是,一年过去了,他却未来,只是每一月寄一张小女儿的照片,叮咛好好写作,说:“你正是干事的时候,就努力干吧,农民扬场趁风也要多扬几锨呢!但听说你喝酒厉害,这毛病要不得,我知道这全是我没给你树个好样子,我现在也不喝酒了。”接到信,我十分羞愧,便发誓再也不去喝酒,回信让他和小女儿一定来城里住,好好孝顺他老人家一些日子。

野水:那一地的麦子

那一地的麦子,现在静静地躺在麦场里。虽然离开了土,但它的呼吸却并没有停止。细细的麦秆里,它的血液仍在缓慢地流动。

父亲说,麦在场里熟哩。

这些麦子,是我和父亲从山梁上的那些坡地里,一捆一捆背回来的。我的肩膀上,还留着麻绳勒下的深深的印痕。

爪四哥:侠骨丹心照春秋

月光如洗...

他,静静地站在月光中,面前,躺着威震秦晋的四位豪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沉鱼之剑,落雁之镖,闭月之掌,羞花之鞭已永远成为历史。他把长剑放在唇边,轻轻吹落最后一滴血珠,叹了口气,还剑入鞘,径直往赵盾的卧室走去。

鲜为人知的二战美军华裔女飞行员

“被遗漏的”是一系列杰出人物的讣告,自1851年以来,他们的死讯未被时报报道。最新一辑来自“我们所知的二战之外”,这是时报的一个系列,记录二战中鲜为人知的故事。

三问:曾祖母的擀面杖,爱的传承

下午娃的主日学老师Jessica来给娃送点心,Jessica戴着口罩,娃没戴,Jessica让娃进家隔着窗户和她讲话,她俩有说有笑,娃说要做葱油饼送到老师门口,俩人分别时,隔着窗户手贴手。瘟疫下这样交往,让我突然想哭,我们的生活真的完全改变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受难。童年贫困,少年时代双亲就过世,后来因牵涉反对沙皇的活动遭到流放,终生负债累累。而且他一直受病痛困扰,苦不堪言。

然而苦难的生活却成为他创作的不竭动力。也正是在创作中,他获得了病躯和贫困所难以带给他的自由呼吸。

江汇河 :母爱的滋味

母亲节临,看到小儿子在神神秘秘地给他妈妈准备礼物,心中禁不住五味杂陈。用家乡的茶叶泡上一杯热茶,品味着其特有的甘甜余香,母爱的滋味又在心底催生出阵阵暖流,回忆的魔方渐渐地将跟母亲的日子一幕幕拉开....

大花与小木:朱光潜谈美 读书笔记(一)

第一章、 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 实用的、科学的、美感的

一棵古松,在木商眼里,想到的是价值;科学家想到的是根茎叶;而画家只管审美。

失控、适应与创伤:疫情将如何塑造我们的生活?

除了人们对新冠病毒在科学上和政治上的诸多关注,疫情下塑造生活的另一个因素可能同样重要:人们为应对这种疾病而作出的改变。

我们思考、行为和彼此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一些是故意的,但有许多是无意识的;一些是暂时的,而另一些可能是永久性的已经开始定义我们的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