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Blue-Crab:美国银行业的前世今生

提示:你将读到的不是历史(History)不是事实(Facts)而是蓝史(Bistroy)和蓝实 (Blue Facts) --  蓝蟹眼中的历史和真相

李祥刚:多发表了三五篇

科技处的门口,零零散散地来了几个确认研究成果的大学教师。怀里抱着的是新发表的文章。期刊、检索报告、复印件......看起来厚厚的一摞。屋里挤着正在办理的人员,其他排队的站在屋外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走廊上。屋里煞白的灯光射出来,落在外面晃动着的休闲服或运动服上。高校教师群体比较特殊,应酬少,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在整材料做实验,所以很少西装革履,一般休闲运动装束便于工作。

佚名:鲁镇的酒店

1

鲁镇的酒店格局,和别处不同: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放着硕大的啤酒桶,桶上装有水龙头,可以随时倒啤酒。

做工的人,晌午傍晚散了工,三三俩俩地聚一桌,每每花上百来块,一条鱼,一盘肉,再加上几碟小菜,热热地吃了休息。

谢益辉:真理在缩水,还是上帝在掷骰子?

最近在 Google Reader 中看见科学松鼠会有两篇文章被频繁分享,名为《真理在缩水——现代科学研究方法并不尽善尽美?》()与(),下文简称《缩水》。文章很有意思,而实际上说的是我们的老本行——统计学,因此我在这里也发表一些我的想法和理解,包括这两年我在美帝学习的一些思考,部分内容受益于两位老师 Kaiser 和 Nettleton 教授,先向他们致谢(尽管他们永远都不会看到这篇文章)。同时我也要先说明一下,读这篇文章可能会很花时间(至少我花了大约二十小时写这篇文章),即使我的观点没有价值,我相信里面的引用文献是有价值的。

朱晨辉:哲学感悟|文化少的内心,娱乐想法就多

娱乐是大众的,孤独是小众的。很多时候,娱乐是孤独的反义词,是诱惑孤独转向的吗啡。笨拙的人不喜欢娱乐,更不喜欢成为娱乐的对象;严谨的人不喜欢娱乐,这会破坏严肃和谨慎;守旧的人不喜欢娱乐,娱乐从来都是新潮的、时髦的、前卫的,缺少规矩的。饱学的人不喜欢娱乐,因为学问中自有全部的娱乐。

GEORGE W. BUSH'S MEMORIAL FOR HIS FATHER

Distinguished guests, including our Presidents and First Ladies, government officials, foreign dignitaries, and friends; Jeb, Neil, Marvin, Doro, and I and our families thank you all for being here.

谷歌健康重组:AI+医疗的生意为何“叫好不叫座”

摘要: 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y能否打破“商业化”的魔咒,恐怕还得打个问号。因为这道难题的背后,展现的是AI应用的行业通识困境。

2018年11月,谷歌再一次重组了自己的医疗部门。由号称“医生领导者”的David Feinberg担任医疗战略部负责人。将分散在各个部门的医疗健康项目都打包进了全新的Google Heal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