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一转身有时就是一辈子

他是一个绅士,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有著雕塑一般坚毅的轮廓和刚直不阿的个性。他举止优雅,气质谦和,纯净的眼神象个庄严的传教士,他能将笑容演绎的让 热心动,柔肠百转而又分寸在握。他是全球数以千万计的女人们的梦中情人,他的生命里有无数俏颜佳丽走过却没有出现过一次绯闻。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光 里,他一直被全世界的影迷们作为偶像与到的榜样崇拜著,他的名字叫格利高里·派克。

时光中流淌过的音乐

是夜,将身心投放在书房,便自然般要去启动CD播放机,总要合着什么旋律,似乎才有所凝思。

清茶、纸烟、音乐,已俨然成之于我,能定神久坐书案前的场环境。其三位一体中,最为考究与必须,当是对音乐的选取。

李承鹏:看得见的台湾

2013年,也就是当地人爱说的民国102年,季风开始的时候,我流窜到了台湾。风像醮了水的雨刮器一样缓缓刷过,云压得很低,适合文艺小清新坐在九份老镇的石梯上看渔火点点,念叨一句侯孝贤的台词:每个人都是一座岛屿,每个人被流水一样的时间封锁了起来。

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

作者:Phillip Toledano    译者:阮一峰

这是一份日记,记录我的父亲。

看病为什么需要医生?

有很多人问,为什么好中医难找?

我觉得奇怪:好的西医容易找?有多少人去过医院看过医生依然无效的?

或者说,你去修车,好的机械师好找?你去吃饭,好的餐馆好找?或者说,你觉得好男人好找,好女人好找?有时候,对象找了好几年,觉得10亿人里也没有一个合您意的。

父亲的自行车

我们三个兄弟上学以后都离开了老家。回想起来,不知真的是应该为之高兴,或者说是惋惜?我很怀念那片故土,怀念养育了我的家乡。

有很多人问过我,你们那时是靠什么考上大学的?我,也问过我自己。

复旦大学的文学试验:作家能否“培养”

“我很高兴,北大终于加入到我们的行列里了。”看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招收2014年创意写作硕士研究生的新闻报道,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梁永安说。此前,作为始创者的复旦大学中文系很孤单。

故乡的我

童年的调皮捣蛋,年少轻狂多半与父母的乖娃娃们所受的宠爱一样, 都是日后的美好回忆, 值得留念,相伴一生。

那些儿时小伙伴们冲来奔去,滚铁环,玩弹弓,下河洗澡,上房揭瓦的地方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故乡.

美影美剧《末日情缘》

如果这个世界就要灭亡,那么你会做什么?会想和谁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末世情缘》(Seeking a Friend for the End of the World)用一种近乎荒诞的喜剧,向世人提醒:珍惜时光,大胆去爱,哪怕明天是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