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老裴随笔 之 人生的某些时刻

感觉有很多事情值得说一说,但是转念间又觉得还不如什么都不要说。人生的阶段总是承前启后,有因果关系的。有时候积蓄了很久,很多话要说,犹如瓶子里装满了水,自然而然向外流溢。当流溢成了一种常态,不流溢的时候就难受了,于是倾斜瓶子,保持这种舒服的流溢的状态,殊不知瓶子里的水慢慢就枯竭了。

哪里来的陌生人

那天,成吉思汗要在克鲁伦河畔的宫帐里召见一个人。

这个人住在北京,赶到这里要整整三个月。出居庸关,经大同,转武川,越阴山,穿沙漠,从春天一直走到夏天。抬头一看,山川壮丽,军容整齐,叹一声“千古之盛,未尝有也”,便知道到了目的地。

林清玄《心田上的百合花》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

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不是一株野草。 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惟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

我姐姐的故事

一直想写姐姐与佛缘的故事,总觉得自己的能力有限难以表达的清楚,所以迟迟不敢轻易动笔。今天我与姐姐通完电话想写出我的感触,没有一点妄语,是我所看所见的真实。

尹胜:国学之乱

一、国学考义

1、学校、官学之国学

国学一词早已有之,《周礼•春官宗伯•乐师》言:“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小舞。”《礼记•学记》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孙诒让在其所著《周礼•正义》中指出:“国学者,在国城中王宫左之小学也。”

开源软件入门指南:概念评述

 我曾经为几个开源项目贡献过代码,而且为开源项目作贡献也确实是成为一位优秀开发人员以及回馈技术社区的最佳方式。大家可以从中接触到其他开发者编写的代码,并逐步学习如何对自己的代码加以完善。就我个人而言,看到自己与其他开发人员共同构建的开源项目能够顺利发展,实在是技术工作历程中最值得骄傲的经历。

这么多年后,我们这样的三个人

和W终于通上了电话,一说就停不住。中间的时光象是不曾存在过,我们感觉到的对方还是和当初在学校里一样。

过去的那些年,我们是怎样过来的?

送礼

像鳄鱼一样,耐心等待,一旦目标出现便立即扑过去死死咬住它,不使其在稍纵即逝中不翼而飞,这需要何等的机敏,耐心和智慧啊!

如何玩纽约—我的心得

首先说明一下,这是我的心得,不是旅游指南呵。现在旅游指南多如牛毛,我又不具这方面的特长,故只打算把自己的心得交流一下。估计不适合打算三两天内“攻”下一城的旅游方式。但如果有条件多住些日子,也许还有点帮助。

羽化

小儿子学会了玩滑板车,大儿子却想学自行车,两个人在院子里大呼小叫地练着。

可是学自行车不太容易,习惯了骑四轮车的不容易摆脱两个小轮子的支持,所以新买的自行车总是让大儿子有百般的理由不合适他,希望买小一些的骑。只好我出手帮忙,在后面用手拎着他的背心带他骑,这就是运用单手推车的技巧,心里想:现在的孩子幸福,我当年学自行车是偷偷把家里的宝贝28寸大凤凰推出来学的,前面还有一个杠,必须先学会趟车才能爬得上去,就在狭小的弄堂里窜进窜出,幸好没有把车蹭坏了。